首页  综合新闻  媒体报道  教学科研  交流合作  服务社会  荣誉一览  名师访谈  学生活动  特别推介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名师访谈>>正文
【西安日报】治渭——母亲河的复兴梦想
2011-11-08 11:44  

     核心提示

     渭河,曾孕育了关中平原的灿烂文明,河道水流充沛,河畔土壤肥沃;渭河又曾是汉唐贡道,粮食物资溯黄河而上,转入渭河运入长安,于是便有了唐人李白“渭水银河清,横天流不息”的佳句;在从前的几十年里,渭河也曾被人们所忽略和遗忘,变成了长安八水中不起眼的一支。然而,无论历史如何变迁,在千百万秦川儿女心中,关于渭河的复兴梦想,却始终未曾抹去……

     ■记者 蒋黛

     母亲河之殇

     如果说,秦岭是陕西人的父亲山,那么,渭河则是当之无愧的母亲河。

     她从大山的夹缝中猛地一跃,跳脱群山的包围倾泻而出,泥沙冲击而成的关中平原肥沃丰饶,八百里秦川大地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 两千余年前,一条大型灌溉渠在渭河之北开工兴修,这项被后人称作“郑国渠”的水利工程,西引泾水东注洛水,灌溉着秦国四万余顷良田。

     “‘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’,有了充足的粮食,才会有强大的军队。而郑国渠的修建,让关中平原旱涝保收,也让秦国兵强马壮起来。”西安理工大学党委书记、“西北旱区生态水利工程”国家重点实验室(培育基地)主任周孝德告诉记者,郑国渠和随后修建的都江堰,形成了关中和成都两大平原的灌溉系统,为秦军南征北战提供了有力的后勤保障。

     秦灭六国,一统天下,泱泱大国的历史由此展开。

     转眼间千年过去,如今,这条母亲河依然静静流淌在三秦大地上,却已被诸多问题萦绕周身。

     “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渭河,水质尚且不错。然而随着工业发展和GDP的增长,对渭河的影响从八九十年代开始显露,到了2005年前后,渭河水质的恶化达到了顶峰。”周孝德说,经济的增长速度和对环境造成的压力大小,是毫无疑问的正比关系:“增长得越快,产生的废水、废渣就越多,一旦排放量超出了环境的自净能力,就会带来严重的污染和破坏。”2005年以前,陕西着力发展乡镇企业,一家家造纸厂、皮革厂在两岸拔地而起,而当时西安仅有的两家污水处理厂,只能处理小半污水。于是,大部分未经任何处理的污水,便顺着明渠、暗渠源源不断地汇入渭河,使这条母亲河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排污沟”。“尤其是最近几十年来,渭河的径流量不断减少,一到枯水期,降雨的减少降低了河流排污和自净能力,河中污水横流,臭气熏天,水质达到了劣Ⅴ类(即水质的最低标准),让周围百姓苦不堪言。”

     事实上,渭河的烦恼还不仅于此。这条几千年始终处于冲淤平衡的河流,在1957年三门峡水库正式投入使用后,以往的平静被打破了。三门峡水库蓄水减低了渭河比降,水流速度减缓,水中携带的泥沙不断被冲下,在下游淤积,大片良田被浸没,土地迅速盐碱化。如今,渭河在潼关处已被抬高4-6米,而华阴、华县一带,也因河床抬高2-3米而面临着洪灾的威胁。河床不断抬升,堤坝也越修越高,“悬起来”的渭河成为了关中平原上空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,也成了关中-天水经济区和西咸一体化发展的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 “善治秦者必先治水”

     10月底,深秋的西安已有了些许寒意。

     站在渭河岸边的雁翅坝上,脚下是宽阔的长堤,眼前的渭河在这里转过一个弯,缓缓向东流去,偶尔可见一群水鸟在河面掠过。

     身后,绿树掩映下,双向四车道的路面整齐而平坦,顺着堤岸向前延伸,一眼望去,看不到尽头。而堤岸的南侧,则被大片大片的绿色所占据,几座小小的人工湖面上波光粼粼,倒映着岸边石头的影子。

     这里,便是渭河西安城市段综合治理的初步成果——长逾22公里的大堤,堤顶宽度达到49米,防洪标准为300年一遇,堤南建有200米绿化景观带。今年9月,在连日的大范围降雨之下,这座堤坝圆满地完成了渭河西安段的防洪任务。

     “站在这里时,你很难想象,自己的脚下曾经是一片泽国。”望着河南岸的树林和刚刚修建好的公路,渭河西安城市段建设管理处总工郑亦农十分感慨。这片被称做“草滩农场”的区域,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一直依靠着宽约3至6米、建设标准为10-20年一遇的堤防,阻挡着渭水的泛滥。“过去的老百姓口中有句俗话,叫‘玻璃罩地一片明,青蛙打更水围城’,只要一下雨,草滩农场就遍地是水。”生活在这里的农场职工,将自己所种植的土地叫做“洸子田”——四周全是水,中间孤零零的高出一块田地,在这样的田里种庄稼,排水成了大问题。“全是靠天吃饭,渭河一涨水,田就被淹了,辛苦种植的庄稼泡了汤,产量根本没有保障。”

     2007年,省委、省政府根据国务院批准的《渭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》,从战略高度提出了综合整治渭河流域,加快渭河西安城市段综合治理步伐的总体要求。按此要求,西安市委、市政府编制了《渭河西安城市段综合治理规划》,2008年10月29日,渭河西安城市段综合治理工程正式拉开帷幕,至今已是整整三年时间。

      “所谓综合治理,便不仅仅是防洪,而是要同时考虑道路、景观、绿化、游览等各方面的因素。”郑亦农解释道,因此在建设目标中,不仅有堤坝,还有堤顶道路、4座跨河桥梁及堤防绿化工程等内容。“近期(2008年~2011年)目标主要是提高城市防洪能力和改善沿渭生态环境。如今已按计划完成了灞河以西22.2公里的堤防工程、三座桥梁工程和堤顶道路工程建设任务,堤南200米绿化景观及堤顶绿化工程也基本完成,绿化总面积相当于给西安城区居民人均增绿2.1平方米。”谈起这些数据,郑亦农无一不了然于胸:“沿河排污的整治和污水处理厂的修建,让现在的渭河水质达到了Ⅳ类左右,相比从前,这无疑是一个大的进步。”

     “城中河”的愿景与希冀

     可以说,渭河西安段的治理,拉开了全省渭河综合整治的序幕,宝鸡、渭南一线渭河治理的启动,也让“西安模式”成为了备受推崇的全省标杆。

     堤坝已成,但谈及成功还为时尚早。事实上,不仅是全省,就连渭河西安段的治理,也只是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 在关于渭河西安段综合治理的总体规划中,远期目标是将渭河建成西安的城中河,形成生态走廊,恢复渭河湿地,达到“治理整体化、河道生态化、沿岸景观化、调水科学化”,在不影响行洪的前提下,形成城市水景观。而计划中的这一目标,要到2020年才能完成。

     “可以说,将渭河建成西安的城中河,是渭河西安段治理的终极目标。”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如是说。未来的西安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,就要跨渭河发展,在渭河北岸建立新的产业带,形成“一河两岸”的格局,将渭河变成西安的东西中轴线:“将渭河建成一处都市生态区,建成西安市民的休闲之地。”但同时,张宝通也坦言,要达成这个目标,修建堤坝是远远不够的:“得先给人们一河清水,才能让市民愿意到渭河边去游玩,去的人多了,渭河的进一步开发自然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 “十一五”期间,渭河西安段综合治理工程全面启动后,省委省政府、市委市政府痛下决心,关闭了支流上的小造纸厂等污染严重的企业,同时也修建了大批污水处理厂,基本消除了渭河的恶臭问题。然而,想让渭河水完全变清、水质变好,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在采访中,周孝德告诉记者,堤坝可以用来避免洪水泛滥,但水质的改善,则需要多方努力。“除了遏制沿河企业的排污之外,增加渭河水量也是一种有效而可行的方式。”于是,在渭河支流泾河下游开工建设的东庄水库,为渭河增加了调洪蓄水的功能;与此同时,一项被称做“引汉济渭”的大型工程也应运而生,该工程通过秦岭腹地的明流隧洞,将汉江流域的水调入渭河,以缓解关中地区水资源紧缺的现状。“‘引汉济渭’工程加上东庄水库,至少能让枯水期的渭河水量增加两倍。”水量的增加不仅加强了渭河的自净能力,改善了水质,同时也增加了冲刷机会,对降低下游河床,减轻洪涝灾害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

     东庄水库和“引汉济渭”工程的开建,让周孝德对渭河的未来充满希冀,也让他开始有了更多新的愿景:“下一步还要考虑的问题是,如何维持沿河厂矿企业的零排放,并保证污水处理厂开足马力持续运行。”周孝德表示,有效的监管和充足的资金,是从源头上掐断渭河污染的有效保障。此外,如何将湿地系统纳入到渭河水系中去,也成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“尤其是在灞河口附近,应当有意增加沼泽的范围。”周孝德说,这些被称做“城市之肺”的湿地沼泽,能够有效地吸收有机污染物,从长远来看,对于净化水质、培育植被都有着难以替代的益处。“利用湿地开发的公园,还能供游人休闲游玩,可谓一举多得。”

     图为近年来,渭河流域治理取得了显著成效,许多原来污染严重的地方鱼虾重现,生态功能基本恢复。   (记者 李明 摄)

    西安日报  2011年11月2日

    原文链接:http://epaper.xiancn.com/xarb/html/2011-11/02/content_62909.htm

关闭窗口
分享到:
    相关文章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
中共西安理工大学委员会宣传部主办 西安理工大学网络新闻工作室制作维护 西安理工大学网络信息管理中心技术支持 版权与免责
Copyright © 2012  http://news.xaut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.